好文筆的都市异能小說 星辰之主 線上看-第六百八十二章 見本義(下)讀書

星辰之主
小說推薦星辰之主星辰之主
“地球,真的不起眼吗?”
武皇陛下反过来问罗南,“罗教授,以你的时空构形造诣,观测手段应该也不缺的,你认为现阶段的地球本地时空,真不起眼吗?”
受她问题引导,罗南不免去想这里多重交织的时空结构,还有神秘莫测的雾气迷宫,以及隐藏在迷宫最深处的深渊日轮——用天渊通用语的逻辑模式。
自从两人开始使用天渊通用语对话以来,就再也回不去了,罗南必须要切换到这种思维工具上去。
只是那边没有“地球”这样的专属词汇,需要从这边借用。也由此形成了更直接的比对:
天之境
地球,还有不知其所在的中央星区。
罗南都顾不得武皇陛下狡狯的反问——他本人正需要一个全力调动大脑资源的理由。
从武皇破题到现在,他接收了一通“禁忌”、“神文”的信息,使他得以用一个新的角度,重新审视他已见惯的世界,以及仍然深藏在迷宫深处的混沌秘密。
多有所得,但更需整理。特别是涉及到遥远空之外的信息,更是无从判断。
一通复杂的考虑之后,罗南最终还是老老实实回答:
“我不知道‘起眼’与否的标准,事实上,我甚至不清楚地球与中央星区的距离——这个,我很想知道。”
说着,罗南指向武皇陛下的目光,简直是灼然发烫。
两处星空的相对位置关系,无疑是他理解整个事件的最直接抓手之一。内宇宙模拟器中,地球与含光星系之间所缺失的关键环节,部分便在于此。
罗南曾经有过一个想法:这么多天渊文明的痕迹留存。也许就在边缘……稍微靠外一点儿的地带?
然而如果“附近”真的存在那样一个繁荣的星际文明,那样宏阔壮烈的时空激流扫荡之下,已经能形容为“附近”的距离,真的是问题?
罗南对于宇宙尺度还是没有直感,事实上几乎没有人能对这种尺度产生直感,有的只能是理性的思维计算,可这条路又因为信息数据的缺失,毫无可操作性。
錦素流年 小說
如果武皇陛下能给出一个标准答案……
武皇陛下确实回答了,但与罗南所期待的并不一样。她这样说:“在宇宙尺度下,这样两个星系,测算距离意义并不大,有意义的是‘窗口’。”
“窗口?”
“是两处时空共同……当然也可能是分别演化的某个点位、某个区间、某个时段,因为高烈度的事件,或者更巧妙的偶然,有那样的一个机会,打开了这个意义‘窗口’,使两处本来可能永远无法达成信息交换的星域,出现了这样的变成彼此‘实质意义’的机会,也仅仅是机会。”
“……这个我知道。”罗南是有些失望的,不管武皇陛下说得多么文艺,他早就考虑过这点,“后面就是星门,对吧?”
武皇陛下颔首微笑,无视了罗南的情绪,依是以她的节奏往下讲:“是的,后续还需要有‘星门’,不管是临时的、永久的、自然的,非自然的……总之要将这个机会敲定砸实,实现两处星域的彻底贯通,完成对我们而言有意义的交流。”
“所以呢?”
“所以地球与中央星区……至少是辐射范围内的某个星区,正处在这样的窗口期。”
武皇陛下的语气笃定:“我可以确信这一点。”
罗南语气则是没好气:“那是自然,你和李维来了嘛,总不能是老老实实压着光速线,从宇宙大爆炸那天就往这儿赶……”
就是从那天算,都未必够呢。
罗南简直怀疑,武皇陛下是用这种方式,测他的底,看他究竟掌握多少信息。
现在想想,这种“测试”说不定更早的时候已经开始了。比如早几个月,她说那句“精神侧没前途的”……
不行!步梦
大概当场就能确定,罗南对于“当前”中央星区的认知,无限趋近于零。
亏得他当时还一本正经回复“精神与物质层面齐头并进”之类的话,武皇陛下没当场笑破肚皮,也算涵养深厚。
罗南现在没有捂脸长叹,追悔莫及,也证明他有点城府了。
如今的武皇陛下,依稀还是当日看着罗南微笑的样子,神秘莫测——就算已经接收了这么多的信息,对她,罗南仍然把握不住。
这就是神秘主义者的特质吗?
武皇陛下对他的状态,倒是颇有掌握,视线投注,似劝诫又似戏弄:“罗教授,急躁会降低你的判断力。”
……降低我判断力的是你!
罗南深吸口气,这段时间,他应该是被武皇陛下带节奏了。其实以前相处,差不多也是这样子,也没见他如何。
可今晚上,他就总想着要争回主动。
这是他以前面对武皇陛下,绝不会有的心思。还包括前面失望、不耐烦……不一而足。
这大概算是两人走出过往交际的舒适圈,进行深度交流后,带来的情感障碍。两边要想重新锚定关系,大约还需要一段震荡期。
至少罗南是这样。
他抿了下嘴唇:“谢陛下提醒……请继续,咱们不是说‘窗口’么,我听着呢。”
武皇陛下一点儿不客气:“我需要先给你灌输一个观点:宇宙虽然广阔,但在中央星区,那种文明高度繁荣之地,几乎是没有任何秘密可言的。
“包括‘窗口’——事实上,每个‘窗口’出现,都会在最短时间内,登上最热门的新闻榜单。”
罗南努力理解她的话:“所以,‘窗口’信息在中央星区那边,是透明的?”
他隐约已经察觉到问题关键,但表达能力还是让人着急。
武皇陛下为他“补充”:“一旦出现与遥远陌生星域的交流,形成‘窗口’。它就会发出最让中央星区的人们疯狂的信号。
“那是新的‘可能’的味道。”
到这里,武皇陛下突然又问:“知不知道,什么是孤岛星系?”
“呃,知道的。”
“它的标准是?”
“天渊帝国的标准换算过来,大约是距离中央星区在百亿光年以外……”
“现在星盟标准已经是暴涨了一倍。”
“是吗?”罗南抽动嘴角,继续道,“那边要有一座建造完成的星门,以之为原点,有效治理半径大约是十万光年?但如果是一个可判定的大型星系系统,治理半径可以扩张到整个星系……唔,这就是殖民星系嘛。”
“没错,这样的设计之下,领地、市场、权势、野心,都会在急剧拓展的时空背景下放大。”
武皇陛下视线投向了无垠的夜空:“所以无论是天渊帝国时代,还是星盟时代,对于窗口的监测投入,都远超出地球这样原生行星文明的想象……不如此,不足以支撑遗传种困缚在有限生命历程之下的无限野心。”
罗南有点儿好奇:“投入大概有……”
“大概相当于每天烧掉一百个太阳系?”
“……”
“所以,一旦有‘窗口’信号,基本逃不过中央星区及孤岛星系以亿兆计的监测站点的捕捉,更不用说还有笼罩全域的诸神披风。”
诸神披风……
罗南依稀记得,今晚上他已经不是第一次从武皇陛下口中听到这个词儿了,只是此前被更有震撼力的信息压过,没起什么反应。
但如今,他眼皮不自觉跳了一跳。
武皇陛下说出简单又直白的推理结果:“在这样的情形下,地球没可能是例外……可偏偏出现这种例外情况,就必然会有两个前提。”
罗南沉默倾听。
“第一,‘窗口’的信息源头并没有出现在星盟治理范围内,以至于周边没有监测站点……这在一些极端区域、孤岛星系极外围的超偏远区域还是有可能的。”
“第二,单只那边遮掩还不够,地球这里也要有屏蔽。使之在窗口期,不再释放相应的信号……涵盖各种通道,包括渊区极域。”
“屏蔽?”罗南眨眼。
“正因为这样,从那边过来的李维,才成为了迷途者。据我所知,过去许多年,他一直在寻找回去的路……这边也就没有了源源不断的星际冒险家们,以及星盟的殖民舰队。”
“那么,是什么样的屏蔽呢?”
武皇陛下收回投向星空的视线:“这样隔绝一域的力量,不是那么容易尽窥全貌的,不过……”
“不过什么?”
武皇陛下注视他:“你这种禁忌精神侧,就没有一点儿感觉?”
我该有感觉吗?
罗南叹了口气:“陛下您就不能直说?”
“我不能轻易下判断。坦白讲,我到这片星域,应该比李维更早,不过出了一点状况……算是旅行途中的意外,在这里花了很长时间沉眠休养,甚至还要动用一些特殊手段。”
这是武皇陛下首度提及自身来历,虽然含糊不清,还是让罗南竖起耳朵。
“我这个身份……”
武皇陛下回手,用书卷轻抵自己胸口:“你应该见过我的基本资料,那上面的信息条目,每项都是真的哦。”
罗南是看过,只记得武皇陛下出身在夏城本地某个大富之家,从小到大,成长路线非常清晰。
当然也很有传奇性。
可前后这么一结合……类似于投胎转世那种?
罗南感觉进入了某本神话小说。
对这点,武皇陛下并未深谈,又回到主题:“不管怎样,我能够深度介入地球社会的时候,已经错过了很多关键节点,有些事情并不清楚,也不好涉足太深……只能给你个提醒。”
罗南上身微微前倾,做洗耳恭听状。
然而胸口微痛,却是被武皇陛下的书卷抵住:
“我觉得,近期你还是不要再给你爷爷加担子了。”